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行业新闻 >>
详细内容
养老服务体系面临难题 居家养老服务内容单一
时间:2011-11-30  来源:人民日报  作者:李红梅 王有佳  点击:
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达1.67亿,超过日本人口总数,相当于广东、广西、江西三省区的人口总数。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,养老服务需求日渐增多。未富先老,也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。
我国的养老服务体系主要由居家养老、社区养老、机构养老三部分组成。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,政府将通过建立标准、科学规划、加大投入来扶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,并动员社会力量参与。
当前,我国的养老服务体系面临哪些难题?如何满足社会不同层次的需求?从今天起,本版推出“应对未富先老”系列报道,敬请广大读者关注。
——编者
春节刚过,很多老人又回到了“空巢”状态,整天望着墙壁发呆,似乎还在回味那些屈指可数的团圆日子……
居家养老是我国养老的主要模式,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90%以上的老年人属于居家养老型。然而,我国的居家养老服务内容单一,进展缓慢,与人们的需求相差甚远。
1大部分地区只有家政服务,个别发达地区有政府培训的助老服务员,但康复护理、医疗保健、精神慰藉等服务还远远谈不上居家养老服务涵盖生活照料、家政服务、康复护理、医疗保健、精神慰藉等,以上门服务为主要形式。就我国的现状看,大部分地区只有家政服务,个别发达地区有政府培训的助老服务员,但康复护理、医疗保健、精神慰藉等服务还远远谈不上。
年已八旬的上海市民陈菊娣去年8月骨折后行动不便,不愿进护理院,家人想要找一位保姆进行日常护理。到几家中介咨询后得知,照顾卧床老人的保姆价格,视病情轻重而定,病情越重,价格越高,至少比一般的保姆要贵两成。最后,家人终于请到一位保姆,月薪2900元。
北京市爱侬家政服务公司精品店的工作人员李卉林告诉记者,一般的家政公司没有专门为老人提供的服务内容,但有些公司也会提供较为专业的家庭护工,工资相应会高一些。
由于照顾老人风险高、不容易了解老人心理等原因,多数务工人员并不愿意干这个活。因此,很多老人连照顾生活的一般保姆都很难找到。
来自山西临汾的黄丽萍在北京做了6年保姆,照顾过4位老人。“其中有位赵大爷和老伴的退休金一个月有1万元,但是找了很多保姆都不合适,最后用小时工将就着。”黄丽萍很同情这些老人,但是她说只要找到别的活儿,就不想到老人家里干了。“主要是老人不好相处,有些不让你说话,有些不让你动他家东西,不好干。”黄丽萍说。
那么,政府聘请的助老服务员怎么样?
上海市闸北区景凤路一座两居室公寓里,84岁老人杨玉林迎来了每周3次上门的助老服务员罗希美。和罗希美相处4年,杨玉林很满足:“天气转冷,她给我编织围巾、帽子,知道我爱吃素,经常烧些清爽、有营养的小菜,她还陪我聊天听我唠叨……”
在上海,像杨玉林一样享受这种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老人共有25.5万人。据上海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章淑萍介绍,助老服务员全市已有3.4万人,组成人员为“4050”人员、农村剩余劳动力等。
然而,并不是每位老人都能享受政府埋单的助老上门服务。上海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指导中心主任康健介绍,老人身体状况不同,获得的服务、护理补贴不同,服务内容也有所区别。但近年来,这支队伍却在不断缩小。闸北区临汾街道助老服务社社长兼党支部书记董金娣说:“2004年,街道助老员有108人,现在只有85人。”
专业化服务队伍的欠缺问题已引起全社会关注。北京市政协公布的调研报告显示,预计未来5年将有47万名老人需要护理型照顾,其中大部分人只能居家接受护理。而北京市专业的养老护理员只有4000多人,且基本上都在养老机构,没有进入社区。
我国已经有了养老护理员职业,但人才极为缺乏。据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介绍,全国养老护理员有2万余人,但需求量约为1000万人,缺口巨大。
北师大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:“许多家庭都感觉请保姆难,难就难在专业化,如果没有专业知识,就会导致很多矛盾和冲突。”
2老年市场供给和设施的缺乏,一方面说明养老产业潜在需求巨大,另一方面又说明有效需求不足。这反映了我国对老年人的社会保障不足寒风凛冽中,北京安华西里社区74岁老人边仁步行了很长一段路去买止痒药膏:“其实我还想买个老花眼镜或是放大镜,但这周边很难找到。”
据记者了解,在北京,买老年用品只能到各种商店里淘,要不就让年轻人帮忙在网上购买。
在东城区东四十条街上,记者找到了康复之家医疗器械连锁店,店里也卖各种老年食品、日用品,包括无糖食品、纸尿裤、拐杖、便盒、中医用品等。“我们这里的老年用品算是比较全的,在周围找不到这么全的。”店员冯志惠告诉记者,老年券也能在该店使用。但她说,要不是依托附近的几家医院,老年用品很难卖出去。
“老年人对物质需求相对较低。”上海市闸北区临汾街道老年协会会长劳锦坤说。上海财经大学曾发布了“万名老人需求快递”的调查报告。对1034360岁以上老人及5059岁的准老人调查显示,饮食和医疗在日常生活“最大支出”选项中占了极大比重,仅有1%的人选择了旅游和娱乐。
老年人的居家养老需求除了服务还有设施,但是大部分老人的家中还难以找到这些设施。
48岁的北京出租车司机郭怀存家在密云农村。干了11年出租车司机,有点积蓄,但是从来没想过要用来养老。村里有一个老年人活动中心,基本上都是老人在打牌。“我不会去养老院养老,一年要2万多元,花不起这钱。”他说。
全国老龄办副主任阎青春说,农村地区的养老设施非常少甚至没有,多数地区一片空白。
国务院参事、全国政协委员、北大经济学院教授李庆云对农村老人养老缺乏保障的问题表示担忧。他分析,老年设施的缺乏,一方面说明养老产业潜在需求巨大,但另一方面又说明有效需求不足。这反映了国家对老年人的社会保障不足,如收入水平太低、农村老人生活缺乏保障等。
3生活在高龄、空巢、孤独、病残状态的老年人,如果无法获得社会支持,居家养老潜在的风险会很大
“居家养老服务的缺失,是家庭养老功能弱、社会化服务没有跟进的结果。”阎青春分析,当前家庭结构发生变化,一对夫妇要养4位老人和子女,普遍心有余力不足,急切需要社会来支持供养。另外,空巢化现象加剧,使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不断弱化。目前,全国空巢老人达到一半。
他还指出,政府和社会对养老服务的责任承担缺乏准确的定位,使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在某种程度上被忽视。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之后,老年人养老的福利逐渐从企事业单位中剥离,但是社会养老保障、社会福利等体系却没有相应建立起来,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。
北京大学教授、老年研究所副所长穆光宗认为,老龄化、空巢化以及病残化、孤独化相交织,是我们共同的未来。在这种形势下,生活在高龄、空巢、孤独、病残状态的老年人,如果无法获得社会支持,居家养老潜在的风险会很大。
王振耀认为,今后我国养老服务业将出现五大转型:从家庭保姆照料到专业护理员照料的转型;从以家庭和个人的赡养照料为主到以社会制度性保障为主的转型;从保障老年人衣食住行基本生活到提供康复照料、情感护理等服务保障的转型;从传统的经验性管理到标准化管理的转型;从以政府为主办养老院、敬老院到公办与民营同步发展模式的转型。
如何改变当前居家养老服务的局面?阎青春认为,从政府的角度来讲,一要制定政策,扶持发展;二要加大公共财政支出,扩大政府资助,实行政府补贴;三要加强服务队伍建设,尽快培养和造就一批有责任心和专业技能的护理服务队伍,使老年人在家里就可以得到所需要的专业化服务。
《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“十二五”规划》(征求意见稿)提出:在居家养老层面,鼓励对有需求的老年人实施家庭无障碍设施改造,为老年人洗澡、如厕、做饭、户内活动等方面提供便利。同时,加大专业服务人才的培养。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